• <nav id="wqwem"><strong id="wqwem"></strong></nav>
    <center id="wqwem"><wbr id="wqwem"></wbr></center>
  • 寶能員工帶帳篷上門討薪,姚振華經歷了什么?

    發布時間:2021-12-07 07:11:34

    盡情地在藝術的海洋中遨游。

    (原標題:寶能員工帶帳篷上門討薪,姚振華經歷了什么?)

    導讀

    業內亦有聲音猜測認為,姚振華兄弟二人看似因理念不合而分家,其實行的是金蟬脫殼之計,以造車為幌子圈錢圈地,最終剝離優質資產擺脫巨額債務泥潭,從而逃出生天。

    猜測僅僅是猜測,但去年還在大手筆拿地得寶能,分過家之后就連工資都發不出來又豈是用心造車的樣子?寶能汽車的未來何去何從,著實令人擔憂。

    (文/張志峰 編輯/馬媛媛)從寶萬之爭中的“野蠻人”到轉型造車,如今4年已過,姚振華的造車宏愿不僅未能實現,反而時時被欠薪、巨額負債、借造車圈地等負面輿論所充斥。

    這一次,姚振華被自己員工們堵在了辦公大樓門口。

    近日,有寶能汽車員工向觀察者網反映,同事們在線上討薪無果之后,已經開始大量向寶能總部大樓聚集,向集團追討拖欠的社保、公積金、工資以及2020年終獎,有外地員工甚至因為路途遙遠將帳篷扎在了總部大樓門口。

    截至發稿,姚振華仍未露面,寶能汽車也未能償還其拖欠薪資。觀察者網多次致電寶能方面聯系人,始終無人應答。

    一位寶能汽車中層管理人員告訴觀察者網,自己與手下數名員工的遭遇一樣,今年以來社保、公積金始終處于停繳狀態,2020年年終獎至今未發,5月開始拖欠工資,至今已經2個月了,如今手下員工全部去總部大樓討薪了,只有自己一人留下看店。

    該管理人員表示:“去年開始寶能就也有數次停繳社保、公積金,以及工資延遲發放的情況,但至少后來工資補齊了,這次看來是真沒錢了。而矛盾真正大范圍公開,還是由于不久前寶能獲國企120億投資的消息,大家擔心討債晚了,這筆錢又會打水漂!

    據寶能官方網站6月15日信息,寶能集團旗下寶能新能源汽車集團有限公司總部將落戶廣州開發區,廣州開發區國企將向寶能新能源汽車集團戰略投資120億元,雙方將聯手打造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全球一流新能源汽車集團。

    姚振華原本想要通過分享這一消息來提振下大家的士氣,誰料反而進一步激發了員工與企業間矛盾,親手制造了一場全網大型“翻車”現場。消息發布當天,幾乎所有參與的微信公眾號評論區100條留言清一色都是“工資什么時候發?”“社保什么時候補?”“寶能還錢”等討薪言論。

    而在此之前,亦有不少人通過各種線上投訴方式討薪,均收效甚微。其中,深圳市領導留言板回復稱,寶能同意于7月10日前后支付拖欠工資,深圳市龍華區人力資源部門及社保局龍華分局將依法對事件展開調查和處理,并督促企業盡快支付工資、結清社保欠費。

    眼看不僅線上催款無果,網絡上許多討薪留言還被清理得一干二凈,加之約定的“7月10日前后支付拖欠工資”到期,于是部分員工相約來到總部大樓當面討薪,并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

    遙想當年寶萬之爭時好之數百億,連彼時的龍頭地產商萬科掌門人王石都對姚振華的豪橫而束手無策,只能無力地喊一聲“野蠻人”,為何如今得到剛得到120億元投資就引得局面難以控制?

    根本原因還是整個寶能系早已深深地陷入巨額債務泥沼,深諳杠桿游戲的姚振華終于把自己套牢了。

    公開資料顯示,寶能集團成立于2000年,彼時姚振華剛入而立之年。依靠敏銳的商業嗅覺,其在房地產領域大展拳腳,屢戰屢勝,為以后收購深業物流、創辦前海人壽奠定基礎。

    2015年,寶能系商業帝國已經強大到可以利用金融杠桿一舉成為萬科最大股東,最終逼得萬科創始人王石黯然退場,姚振華成功套現589億元。

    此時,“野蠻人”的頭銜雖不好聽,但姚振華卻真真正正地憑此在中國資本市場上揚名。

    2017年前后,入主萬科失敗的姚振華決心投身于造車事業,誓言要助力民族汽車工業崛起,在收購南玻集團、中炬高新、韶能股份等汽車零部件企業后,又拿下觀致汽車、長安標致雪鐵龍控股權,前后豪擲超過1000億元,才算完成寶能汽車基本布局。

    據不完全統計,寶能汽車通過中鐵信托、中糧信托等6家金融機構發行的信托計劃,總融資金額超150億元;以深業物流、鉅盛華為擔保,拿到123.9億元銀行借款;以資產抵押,拿到3億元融資。

    然而,被姚振華寄予厚望,也是寶能系唯一拿的出手的觀致汽車銷量卻屢創新低,即便利用寶能旗下聯動云租車業務自產自銷也不足以挽回銷量頹勢;而其自主研發的寶能汽車多年來更是連量產也做不到,部分基地甚至長期在施工與待工狀態徘徊。

    海量的資金投入,卻沒有收到預期的收益來回血,姚振華由此逐漸陷入債務泥沼。

    近日,大公國際將寶能系核心投資平臺鉅盛華主體的評級展望由“穩定”調整為“列入信用觀察名單”。

    年報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末,鉅盛華總資產為5259.66億元,總負債為4309.75億元,資產負債率達81.94%。

    其中,企業長期借款下降17.8%至419.2億元,短期借款暴增31.3%至126.6億元,加上其他有息負債,僅全年利息費用就高達64.36億元,且長短債一開一合之間企業短期償債壓力暴漲。

    另一方面,由于銷售狀況不佳,企業2020年末預收款項大降66.1%至21.89億元,導致貨幣資金也由上年的290.3億元大幅下降79%至61.1億元,資金鏈斷裂風險倍增,終于到了連員工工資、社保都無法支付的尷尬境地。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21年胡潤全球富豪榜中,姚振華依然以1070億元身價穩居全球富豪133位。

    不得不提的是,在寶能全力進軍汽車界的幾年時間里,姚振華的另一大動作就是全國范圍內大手筆拿地。

    據公開數據顯示,姚振華的寶能系在2017年-2019年短短的兩年時間內,先后在廣州、貴陽、昆明、昆山、西安5地共拿下13宗地,總面積約為457.44萬平方米。

    到了2020年,姚振華的拿地熱情有增無減。根據中國指數研究院發布的排行榜,2020年寶能地產僅在公開市場土拍拿地金額就有181億元,位列內房企第56名;拿地面積537萬平方米,位列第34名。

    根據億翰智庫統計,2020年寶能新增土儲貨值高達376.5億元。

    如果只是工業用地還不足以讓人質疑,真正生疑的是這些土地之中包含了大量住宅用地,且目前這些工業用地中僅43萬平方米建成投產,相比拿地總數來說只是九牛一毛。

    因此,寶能近年來始終被人質疑借造車之名“圈地”。

    此外,提到寶能地產就不得不提寶能系兄弟分家的故事。

    2021年初,寶能系的另一位創始人,姚振華同父異母的弟弟姚建輝公開宣稱,因和姚振華經營理念不合,他將徹底退出寶能集團,姚建輝將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贈送給姚振華,但條件是他將主營地產的寶能控股分走并獨立運營,寶能控股由此更名為萊華控股。

    這一消息一度在業內引發軒然大波,因為此前弟弟姚建輝似乎一直生活在姚振華的光環之下,顯得十分低調,而整個寶能系的崛起就是依靠地產,正值集團轉型關鍵時期,姚振華怎么可能僅僅因為經營理念不合就同意分家,且將囤積了大量土地的房地產板塊拆分出去?

    況且,在此之前汽車板塊始終在加碼,還遠遠未到收獲期;相反,地產板塊雖然早已開始走下坡路,近年來銷售額與排名不斷下滑,但此前瘋狂收割土地卻是不爭的事實,其中利潤幾乎肉眼可見。

    因此,業內亦有聲音猜測認為,兄弟二人看似因理念不合而分家,其實行的是金蟬脫殼之計,以造車為幌子圈錢圈地,最終剝離優質資產擺脫巨額債務泥潭,從而逃出生天。

    猜測僅僅是猜測,但去年還在大手筆拿地得寶能,分過家之后就連工資都發不出來又豈是用心造車的樣子?寶能汽車的未來何去何從,著實令人擔憂。

    【編輯:殷蔚萌】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